未满18岁请离开本站!
当前位置:首页 > 悦刻科技 > 正文

成立三年即登陆美股 国内电子烟品牌第一股悦刻市值逼近500亿美元

02-07 悦刻科技

  国内电子烟品牌第一股正式上市。电子烟企业雾芯科技(悦刻)1月22日晚正式登陆纽交所,股票代码为“RLX”,发行价为12美元/ADS。雾芯科技开盘价报22.34美元,较发行价上涨86%,市值达346亿美元。截止收盘,悦刻股价暴涨145.92%,报29.54美元,市值达458亿美元。创始人汪莹持股58.7%,折算成市值为269亿美元。

  悦刻成功上市,意味着“中国电子烟品牌第一股”诞生。根据招股书,悦刻2018年、2019年、2020年前三季度的收入分别为1.33亿元、15.49亿元、22.01亿元。按销售额来看,悦刻是中国电子烟(文中指封闭式雾化电子烟)市场的老大,占据62.6%的市场份额。

  三年上市,赚钱能力受受资本青睐

  国内电子烟行业的崛起,是从2018年开始的。悦刻就是其中一员。随即这家新锐企业就拿到了IDG、源码资本、红杉资本的投资。

  资本青睐背后,是悦刻恐怖的增长速度。2018年,悦刻营收1.33亿元。到了2019年,悦刻的营收直接飙涨至15.49亿元,2020年前三个季度已经达到22.01亿元。而从成立到提交上市申请,悦刻只用了三年,这个速度堪称“极速”。

  一向低调的悦刻三年实现上市,也终于披露了其低调的盈利能力。招股书显示,悦刻的毛利率维持在40%左右的水平,2019年净利率3%,2020年5%。除了2018年刚起步亏了28.7万元,悦刻在第二年就开始赚钱,2019年净利润4775万元,2020年前三个季度净利润1.09亿元。这与很多登陆美股的中概股“亏损上市”、“流血上市”不同,带着“出道”即盈利的光环,悦刻获得资本市场的认可,一日暴涨145.9%,也就理所当然了。

  根据CIC报告的调查数据,按销售额计算,2019年9月底的时候,悦刻的市场份额是48%,到了2020年9月底,这个比例增长至62.6%。悦刻这一家公司已经拿下了国内电子烟市场的半壁江山。而从品牌认知度来看,悦刻的用户认知度为67.6%,排名第一。

  线上被禁售后,悦刻线下疯狂开店

  就在电子烟持续爆发之际,电子烟行业遭遇了政策监管。2019年10月底,国家市场监管局和国家烟草专卖局联合发布《关于进一步保护未成年人免受电子烟侵害的公告》,禁止电子烟在网上销售和打广告,随后所有电商平台都禁售,所有网店被关闭,电子烟被下架。

  这种情况下,电子烟被迫转战线下渠道。不过从悦刻招股书披露的数据显示,线上被禁售时,悦刻的销售渠道线下已经占大半,随着线上禁售,悦刻和其他电子烟品牌一样疯狂开店。招股书显示,2019年9月底的时候,悦刻授权经销商的数量是41家,2020年9月底增加到110家。悦刻的门店数量也快速增加,2020年7月的时候就超过了4000家。

  招股书显示,2019年四季度线上渠道被禁之前,悦刻整体线上渠道的销售收入占比为31.1%,线下渠道占比提高到68.7%。线上禁售政策出台后,悦刻线上归零,线下渠道的销售占比提升至98.2%。

  即使是禁售政策出台的那个季度以及疫情影响,但是悦刻的销售都很快从线上禁售和疫情中恢复过来,可见电子烟的市场有多火爆。来自CIC报告的数据:2016年,中国的电子烟市场规模是6亿美元,2019年已经增长至15亿美元,预计2023年将达到113亿美元,复合年增长率为65.9%。

  政策监管不定,电子烟未来前景如何?

  随着电子烟线上禁售下,悦刻、YOOZ柚子、铂德等行业等头部玩家在线下迅速扩张,使得众多电子烟品牌都被挤压生存空间。据不完全统计,过去一年,全国性的电子烟活跃品牌减少了90%,大部分中小玩家出局,国内电子烟进入“剩者为王”时代。

  前瞻研究院分析报告指出,中国拥有世界上最庞大的烟民群体,烟民数量近4亿人,是美国烟民人数的7倍。该报告认为,基于国内庞大的烟民数量,若未来国内电子烟市场渗透率能够达到美国市场电子烟市场渗透率的一半,则我国电子烟市场规模将会大幅提升。

  不过在光明的市场前景背后,是依然不明朗的政策监管。2019年央视315点名电子烟,2019年11月线上禁售,整体上国内对电子烟的监管并没有放松。关于电子烟是否有毒的讨论也一直在进行,而保护未成年人免受电子烟侵害的问题,一直是电子烟行业的高压线。随时可能趋严的监管,依然让这个行业充满了变数。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尽管从国际市场来看,各国虽然通过一项又一项政策,但是并没有彻底禁止电子烟的销售和进出口,而是加强了电子烟的进出口和销售的检测和认证。可以预见,未来电子烟市场将长期存在,但随着政策监管不断加强,对电子烟产品也提出更高要求,企业需要不断加强产合规可靠产品的研发,才能在政策的监管下获得生存发展。

  上游新闻·重庆商报记者 孙磊